<noframes id="b9j9x">
<sub id="b9j9x"></sub>
<sub id="b9j9x"></sub>
<sub id="b9j9x"></sub>
<address id="b9j9x"><address id="b9j9x"></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b9j9x"></address><noframes id="b9j9x"><address id="b9j9x"><listing id="b9j9x"></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b9j9x"><listing id="b9j9x"><menuitem id="b9j9x"></menuitem></listing></address>

      您好!欢迎访问东莞市恒科自动化设备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

      恒科产品分类

      Product Categories
      4造纸常见问题
      您的位置: 首页 ->  造纸常见问题 -> “十二五”浙江造纸产业发展目标是什么

      “十二五”浙江造纸产业发展目标是什么


      “十二五”时期将处于重要的战略转型期,浙江省造纸工业发展将面临着知易行难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考验。压力主要来自市场竞争更加激烈,原料(燃料)供求矛盾加剧,节能减排压力加大,结构调整任务艰巨等方面。“十二五”时期将步入产业结构全面调整期,必须把握好这个发展阶段,瞄准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科技创新型绿色纸业发展总目标,紧紧抓住产业结构调整这项根本任务,力求“资源、环境、结构”三个发展瓶颈有所突破,这对浙江“资源小省、经济大省”更具有战略意义。充分发挥浙江造纸工作者的智慧,紧紧依靠科技进步,更有效发挥造纸产业“低碳、绿色、可循环”的突出特点和优势,把压力变动力,加快转变增长方式,促进可持续发展,推进浙江特色现代造纸产业建设,继续保持走在全国的前列,加快由造纸大省向造纸强省的战略转变。
      2012-2016年中国造纸工业产业深度调研与投资潜力研究报告
       
             1 总体发展
       
             通过“十二五”时期的发展,浙江省造纸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生产集中度有较大提高,技术装备水平全面提升,污染得到有效治理,水资源和能源等消耗大幅度降低,造纸产业竞争力明显加强,行业经济效益稳步提高,积极转型,理性增长,构建具有浙江特色的现代造纸工业体系。
       
             2 企业结构
       
             引导和鼓励浙江省内造纸企业通过兼并、联合、重组和改扩建等形式,淘汰落后产能,形成5~6家年产10 0万吨以上大型企业集团,20家30万吨到50万吨具有先进水平的纸板企业;形成2家年销售收入20亿元以上,5家年销售收入10亿元以上,10家年销售收入5亿元以上具有自主研发能力的特种纸企业。做大做强龙头企业,努力培育成长型、创新型中小企业,向“专、精、特、优”方向发展。
       
             3 产品结构
       
             适应多元化消费市场需求,形成多样化的纸和纸板的产品结构,在特种纸和包装纸领域继续保持全国领先的地位。
       
             重点是:做大瓦楞箱纸板;做强高档白纸板;做精特种纸。瓦楞原纸和箱纸板要适应多元化消费市场需求,产品向高强度、低定量发展;白纸板要随着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适应食品、饮料、日化、医药、服装等行业对包装用纸质量的要求;特种纸要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低定量、功能化、替代进口方面发展。
       
             4 技术结构
       
             产业升级面临技术支撑的挑战,要坚持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与自主开发相结合,重点推广节能、节水、节材、三废治理、高效造纸化学品应用、生物化学等新技术、新产品的应用。使浙江省造纸工业装备、生产工艺技术整体水平上一个新的台阶。
       
             5 节能减排
       
      实现浙江省造纸行业污染物全面达标排放;综合治理、治污从源头抓起,在全行业实现清洁生产,达到验收标准。特别要提高废水回用率,实现废弃物资源化综合利用。水资源消耗达到A级标准,能源消耗下降14%,C O D总量下降10%。努力做到增产、减污、降耗。
       
             6 发展速度
       
             总的来说要积极转型、理性增长。转变发展思路,防止低水平扩张,由数量主导型向上质量、上档次、增效益上下功夫。在优化结构、节能降耗、增产减污、保护环境的前提下,保持适当的发展速度。“十二五”期间,浙江省造纸工业机制纸和纸板产量的增速与我国GDP增长率相适应,到“十二五”末期机制纸和纸板产量达到1800万吨。
       
      5、  中国桉树产业出路在哪里
      21年来,桉树产业在中国历了3~4个轮伐期,已生产了2亿立方米左右的木材。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每年生产桉树原木6000万立方米,价值约在300~400亿元。在中国,桉树已经支撑起了一个发达的木材工业群,其中特别是制浆造纸产业和人造板产业。
       
      我国虽早已经大量种植桉树,但桉树在中国工业化地发展,应该从1990年纪念桉树引种100周年时算起。21年来,桉树产业在中国历了3~4个轮伐期,估计已生产了2亿立方米左右的木材。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每年生产桉树原木6000万立方米,价值约在300~400亿元。在中国,桉树已经支撑起了一个发达的木材工业群,其中特别是制浆造纸产业和人造板产业。
       
      但与此同时,桉树却被人为安上了许多邪恶的罪名。流传最多的说法是桉树“林下不长草,林上没有鸟”,“桉树有毒、吸肥、耗水”。近些年来,南方有些地方政府甚至下达了“禁桉令”,这让中国南方桉树的发展,成了一个社会问题。桉树在中国的发展,务必理性分析与看待。
       
      矛盾并非来自桉树本身
       
      桉树的问题到底在哪里?北京中林联林业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元兆为本报记者进行了详细分析:
       
      侯元兆说,早期的桉树发展没有规划,的确导致了一些生态问题。在早期,南方一些地方为了招商引资开发荒山,千方百计寻求投资,造成集中连片的桉树林取代了原有天然植被。“特别是当造林者不懂技术的时候,问题就更严重。例如,常见有顺着山坡纵向植行的现象,或者用重型拖拉机上下坡开垦。这哪能不破坏生态呢?”他认为,要发展桉树,但是发展不等于无规划、无引导;虽然政府鼓励发展商品林,但发展这种商品林涉及土地利用方式,还涉及生物多样性保护,不同于发展普通商品。“遗憾的是,长时期以来,这两个错误我们都犯了。”
       
      此外,早期的桉树发展,使用的是农村集体的土地,企业以很低的价格从村集体那里租地造林,一般都会获得丰厚的回报,但是这一发展的背后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就是没有村民的支持。“村民在发展中被边缘化了。这就必然导致造林者越是盈利,社会矛盾越是尖锐。这是很多人反对发展桉树的一个深层原因。”
       
      侯元兆认为,20多年来,中国发展桉树的主要问题是出在发展规划缺位和广种薄收上。这既有政府部门的责任,也有企业的责任。
       
      摈弃传统模式是关键
       
      侯元兆说,中国必须继续发展桉树,中国需要桉树。“今后不是不发展桉树的问题,而应当是科学发展桉树的问题。从战略上来讲,中国必须在适宜的地区,以适宜的树种,采用高度集约经营的模式,发展木材培育产业,否则中国没有办法满足巨大的木材需求。这同农业上发展粮食生产基地是一个道理。”
       
      但是,今后的桉树发展,必须要做出某些重要改变。侯元兆提出4点意见:
       
      第一,企业必须改变广种薄收的思维,树立发展产业带的思想,最好是围绕自己的工业中心发展高产原料基地。企业如果在自己的原材料生产基地上,致力于提高单产,则或者会创造出把一部分人工林地退还给天然植被的机会,或者会成倍增加自己的原材料供应。侯元兆说:“这样的策略,无论从管理还是从运输方面,都会为企业减少成本增加利润,而社会又何尝会加以反对呢?”
       
      第二,地方政府应制定桉树发展规划与规则,引导桉树的科学发展,而不是因噎废食,下达“禁桉令”。侯元兆举例,印尼、巴西等国都允许发展桉树工业原料林。但是,他们的发展是理性的发展,既鼓励发展农作方式的桉树林,又保护发展区域的生态环境。就是说,在规划的发展区,工业原料林的单片造林面积都不大,中间还保留一些原生植被,“这就是"镶嵌式造林"。这种理念,在我国很欠缺。”
       
      第三,适当引用近自然育林技术,改善桉树林生态环境。侯元兆说,在桉树的发展中,这一原则的引用主要表现为:加大造林株行距,故意促进林下杂草生长,让杂草肥地,减少化肥用量,长久维持地力;在造林区搞镶嵌式造林,有意保留造林区内的部分天然植被,借以保护生物多样性;改挖明穴为打暗穴,减少水土流失,提高工作效率;采伐枝桠和伐桩留地,促其腐烂肥地等等。所有这些措施,一方面可改善造林区的生态环境,另方面企业可获得更大的经济效益。
       
      第四,企业应适应时代的变迁,降低桉树红利期待。侯元兆质疑:“短短20年,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境内外企业投资发展桉树工业原料林?根本原因是发展桉树商品林成本低、回报高,甚至还可以谋求到一些土地红利。”但是,时过境迁,造林企业如果不想移师它国继续寻求短暂的低成本时代,那就唯有在降低红利期待的同时,寻求新的突破,这才是出路。“我们建议这些企业,走提高单产的道路,并适当引进一些新理念、新技术,可持续地经营自己的原料林基地。”侯元兆说。
       
      更多相关文章
      关闭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寄样检测
      中国福利彩票站查询